昨日(21日)下午2点过钟,(贵州)遵义19岁少女小芳(化名)红肿着双眼,坐在叔叔的车上。此时,她的亲属正和遵义某医院法规科工作人员进行争论:小芳因体检被医生用医疗器械夺去处女之身,院方该给个怎样的说法?

  体检出现意外

  小芳说,11月18日,她所在单位组织员工到遵义某医院体检,在排队时,医院一位工作人员把她们一群女员工招呼进了妇科检查室。

  小芳说,其从未做过体检,进了医院完全听医生安排。进妇检室后,医生让她脱掉裤子躺到检查床上,期间,她感觉到有器械伸进了下体,紧接着,传来一阵刺痛,她忍不住叫出了声。

  医生立即停止动作,问她:“你没有生过小孩?”“我婚都没结,朋友都没耍过,生什么小孩。”小芳说,当时,疼痛使得她的语气有些激动。“那不用检查了。”医生略显慌乱地退出了医疗器械,叫她穿上裤子离开。

  小芳说,坐起身子后,她才发现,下体有血。她什么都明白了,穿上裤子哭着离开了医院。

  讨说法发生冲突

  小芳的妈妈告诉记者,当天,接到女儿哭着打来的电话后,她火冒三丈,遂与众亲友一道,赶到这家医院讨说法。

  面对工作人员的搪塞推诿,众亲友更加愤怒。小芳的妈妈说,没想到,工作人员的亲属一群并非医院工作人员的男子来到医院,在言语威胁的同时,对她和另外几个亲友动了粗。

  “讨说法竟被挨打,我们更想不通!”小芳的妈妈激动地说,其头部挨拳后,现在都感觉头晕。

  少女担忧生活受影响

  小芳告诉记者,她把贞操看得很重,所以一直没谈朋友,想到了结婚年龄再考虑个人问题。处女膜就这样被医疗器械夺去了,令她非常伤心。在她看来,这对她以后的生活影响很大,让她实在无法忍受。

  小芳亲属认为,医生在做妇检时,理应先问明受检对象是已婚还是未婚,在没有询问的前提下便直接进入检查,充分说明了医生不负责的态度,错误很明显。而这样的错误给一个少女带来的伤害是巨大的。小芳的妈妈说,这两天,女儿都是以泪洗面。

  医院道歉担全责

  昨日,医院通知小芳家属到医院座谈,记者随同前往看到,医院领导对工作人员的家属打人的做法表示愤慨,认为这是犯了“低级的错误”,就此当面向小芳家属道歉。

  之后,双方经过协商,达成一致意见:一、小芳被打的亲属在医院进行检查,需要住院,就立即住院,费用全免;二、小芳自己选择日期,到重庆作处女膜修复术,吃、住、行的所有费用由医院开支;三、院方愿作经济补偿,但待前两项履行完毕后,双方再具体磋商赔偿金额